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位置:首页 >>马克思主义理论读书社

马克思主义理论读书社

钓鱼岛:一盘经济和政治的大棋局

来源: 发布时间:2012/9/1 9:43:03 浏览人数:

(作者:俞天任) 东海油气田、渔业资源的背后,是一盘什么样的国际政治大棋局。 渔业争端 东海油气田问题,经过中日双方长时间的努力,终于在2008年达成了共同开发的协议。协议签订之后却不见日方有进一步的实质性联合开发动作,反而这段时间以来,钓鱼岛又成为了新的热点。 钓鱼岛热点的产生源头是,2010年10月在钓鱼岛沿海发生了一次中国渔船和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之间的相撞事故。 钓鱼岛一带海域是优良的渔场。最近一段时间台湾当局行事非常低调,比如在日本都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就对“过分接近日本领海”的舰队长张凤强进行了处分。台湾当局对这次香港发起的保钓行动不但不准台湾船舶同去,甚至不准香港保钓船只进入台湾港口补给,这些举动在台湾岛内也遭到了传媒的激烈批判。台湾当局如此行事的真正理由在于日台之间正在进行渔业协定的谈判,台湾当局担心如果谈不下来,台湾渔民就无法去钓鱼岛海域捕鱼。 中国大陆对于水产品有着旺盛的需求,近年来中国和韩国、俄罗斯之间经常发生渔业纠纷,甚至在遥远的太平洋岛国帕劳都有中国渔民被枪杀,所以没有让钓鱼岛周围丰饶的渔业资源白白浪费的道理。 在2010年撞船事件之前,中日在钓鱼岛沿海还几乎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这是因为根据1997年缔结、2000年生效的《中日渔业协定》,钓鱼岛周围海域是自由海域,双方渔船都可以在此自由捕捞作业,各自的渔政船只负责监督各自国家渔船的作业内容,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在这一带海域根本就无权对中国渔船进行检查。最近日本人一直在炒作的中国渔政船只在钓鱼岛周围海域出现,则是中方根据《中日渔业协定》所进行的完全合法的行为。 撞船事件发生时,《华尔街日报》就指出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不止一次在这一带海域攻击台湾和香港的渔船,1998年和2008年都撞沉过台湾和香港渔船,这次只不过是把攻击目标指向了中国大陆渔船。 这一事件曾经使得中日关系非常紧张,以当时的国土交通大臣前原诚司为代表的执政的民主党内对华强硬派企图把事态扩大,遭到中国方面的坚决回击和以《华尔街日报》为代表的美国舆论的批判,最后连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都放弃了对日本的支持,前原诚司铩羽而归。 撞船事件的结果对日本的右翼势力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这才埋下了后来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宣布要购买钓鱼岛产权的伏笔,才导致了这次香港保钓人士的登岛。 油气田共同开发的经济、政治考量 中日双方都主张对钓鱼岛拥有主权,这种主张随着联合国属下的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在1969年提出的一份报告而愈加升温。这份报告说该地区有1000亿桶石油的储量,堪称“第二个中东”。 1978年4月发生过一次数百艘中国渔船齐集钓鱼岛的事件,半年后的1978年10月23日,邓小平访日时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可以暂时搁置主权争议,“我们这一代人的智慧还不够,相信我们的后人比我们聪明,他们会找出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方法出来。”话音刚落,全场掌声雷动,在场的中国记者寥寥无几,鼓掌的都是日本记者,他们被邓小平真挚的话语感动了。 中日曾经有过共同开发东海油气田的打算,但是这个计划被日本单方面撕毁了。因为1977年日本参议院的一份报告指出1000亿桶变成了44亿桶,不到原来的5%,日本方面一下子失去了兴趣。 在日本看来,当时的中国既没有技术又缺乏资金,在日本人放弃开发之后,中国人也只能望洋兴叹,不会危及日本的利益。但日本人没有想到中国人想出一个“用将来可能的产出分成”的方式招来了壳牌公司和优尼科公司入股,在东海干了起来,并且真的开采出来了天然气。 日本对天然气没有兴趣。日本虽然大量使用天然气作为燃料,但却无法使用东海油气田的天然气,因为离那里最近的是冲绳,市场太小,即使加上九州还是不能算什么像样的市场,最起码要送到大阪附近,最好能到东京都,否则无法获利。 运天然气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管道输送,一种是LGN船运。若采用管道输送,日本这边有冲绳海沟,无法修管线,不是技术上不行,而是经济上不合理。使用LNG船则需要有液化厂。国际标准上对于液化厂的计算标准是3TCF,就是3万亿立方英尺以上才能收回投资。这个数字大约相当于5亿桶石油。而现在东海的春晓、天外天、断桥和残雪等4个油气田全加起来也不到一亿桶,无法回收建厂投资。 所以在东海油气田问题上没有日本的利益。日本经产省(当时还叫通产省)对中国方面的动作只是作壁上观,大家倒也相安无事,但后来被一个叫平松茂雄的学者给炒成了中日两国之间的一大事件。 平松茂雄当时是杏林大学综合政策学部的教授,原来是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第三研究室室长,在日本以研究中国军事问题著名。平松是右翼人士的智囊,现在是保守派思想库“国家基本问题研究所”的评议员,就是他首先坐飞机去东海春晓油田附近上空调查,大叫大嚷“中国在偷日本的油”,推动当时的通产大臣中川昭一和中国就共同开发问题谈判。 中日双方开始就东海油气田问题谈判。东海是公海,不是中国或者日本的领海。双方谈判内容是如何分配资源,也就是一个EEZ(exclusive economic zone专属经济区)的概念。双方争执的是划分方法,日本采取的是领海基线200海里的概念,而中日之间没有400海里以供平分。日本主张“中间线”,就是在两国领海基线之间画中间线。中国主张大陆架,这样从中国大陆伸出350公里,几乎到了冲绳边缘。 经过艰难谈判,中日两国终于在2008年5月达成了暂时搁置领土争议、联合开发、共享收益的共识。除在东海选择一个区块进行共同开发外,日本企业还将依据中国法律参与合作开发春晓油气田。 当时就有日本人反对政府参与此事,他叫猪间明俊,是地质学专业的理学博士,在石油勘探和开采上从业40年,走遍世界二十多个国家,在上海近海和香港近海都有过钻探的经验。猪间先生是日本石油资源开发株式会社的前董事,被称为“日本石油勘探第一人”。他坚决反对日本政府提出的要中方公布地质数据的主张是“怪里怪气,没有常识”,称平松教授提出的中国在东海开采石油天然气会抽掉原本属于日本的那部分的说法是“胡说八道”,以非常专业的口吻呼吁传媒保持冷静。 猪间先生对笔者指出,石油开采一般成功率只有3%、4%左右,风险相当大,原来参加东海油气田项目的美国公司因为回报率太低而退出。他分析:“中国一侧水深较浅,很容易铺设管线,中国希望扩大东海气田的产量,不但需要日本的资金,还希望扩大勘探范围——跨越中间线。现在中国开放了其实对日本毫无意义的中间线中方一侧,日本怎么办?按照对等原则,日本也必须开放中间线的日本一侧,大家一起出钱打井,有了气便宜卖给中国人用,这种条约不是中国人强加给日本人的,是日本人自己争取来的。” 他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认为,东海油气田正好面对着上海和长三角地区这一中国的经济中心和龙头,旺盛的产业和民用需求对能源要求多多益善,来者不拒。 日本参加这个项目除了满足一些政治家的面子之外并无任何实利。他对笔者预言最后不会有日本公司积极出资,因为这些天然气只能在中国市场上出售,而中国市场的天然气价格只是日本市场的五分之一。 4年过去了,在共同开发问题上没有新的进展,说明猪间先生的预言是正确的。所以他们要另辟蹊径。 搅局的石原慎太郎 新的战场就是钓鱼岛,今年4月,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美国华盛顿宣布要由东京都出面购买钓鱼岛的土地财产权,从而开始了新的一轮紧张局面。 钓鱼岛是散布在位于北纬25°44′—56′、东经123°30′—124°34′这一片海域的好几个小岛中最大的一个。 由于历史原因,现在实际控制着钓鱼岛及其附近岛屿的是日本,除去其中被日本人称为“大正岛”的赤尾屿是所谓“国有岛”(土地产权归日本政府),其余岛屿的土地产权都在日本的私人手里。现在日本政府的总务省每年以2450万日元的租金租赁下这些岛屿。 除了把被日方称作“久场岛”的黄尾屿转借给美军用作轰炸靶场之外,日本政府租岛主要目的是不让其他人登岛,也包括日本人。因为1978年,指定暴力团“住吉会”伞下的右翼组织“日本青年社”在钓鱼岛上建造了一座灯塔,使得中日关系一度变得非常紧张。日本政府就以此为理由租下了钓鱼岛,说是这样就可以阻止人们随便上岛,以免不必要地刺激中国大陆和台湾。 日本政府的措施对于平静事态确实有一定的效果,除了右翼组织里有暴力团背景的人之外,一般人确实无法登岛,连现在名义上拥有钓鱼岛行政管理权的冲绳县议员,也都无法得到总务省的许可上岛活动。 日本政府也曾经处理了非法登岛的民主党众议员西村真悟和其他两名冲绳县石垣市市议员,当时的官房长官梶山静六和野中广务都分别对这种非法登岛行动表示遗憾。 但是随着民主党政权的诞生,一大批松下政经塾出身的教科书政治家走上了日本的最高政治舞台,形势就发生了变化。特别是以“遏制中国”为己任的前原诚司,就任外相之后,他立即否认中日之间有“搁置主权,联合开发”这一共识的存在,说那只是邓小平的演说,并没有得到日本政府的认同。 这种言行使得石原慎太郎有了主心骨。已经4选东京都知事,在任长达13年的石原慎太郎虽然以反华闻名,但做不出什么更多的动作。因为东京都知事只是一个地方行政长官,无法影响国家的外交政策,但是前原诚司等民主党人的表现向他发出了明显的信号,告诉他能够得到中央政府的支持,才有了“买钓事件”。 石原慎太郎是日本右翼的领军人物,不会满足中日两国间已经达成的“搁置主权”的默契。而他打破这种现状的最新手法就是想使钓鱼岛成为东京都的财产,而他又是东京都的知事,他就可以使用职权来利用钓鱼岛在日中两国间挑起事端。 日本的政治制度又使得石原慎太郎的阴谋得以施行——日本是私有制国家,土地在日本有三种不同的所有形式:个人或者企业所有的私有土地、地方政府所有的公有土地以及国家所有的国有土地,而且在日本有关土地的行政权和产权还是分离的,这样即使日本人把钓鱼岛的行政权划归冲绳县,八杆子打不到的东京都照样可以得到钓鱼岛的产权。 在石原慎太郎宣布东京都要购买钓鱼岛产权之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也发表讲话表示在考虑钓鱼岛的“国有化”,也就是由日本国家出面向私人买下钓鱼岛。野田的考虑实际上是想把日本政府现在在钓鱼岛所做的工作恒久化。问题在于即使是野田内阁从维护现状考虑出发,“国有化”事实上也是一种对钓鱼岛现状的改变,中国和其他有关地区不会承认这种变化,日本和周边国家地区的关系势必趋向紧张。 如果石原慎太郎的计划得逞,则事情不是打破钓鱼岛现状那么简单。首先日本中央政府无法制约石原慎太郎,在日本,只要是民选的,不管是议员还是地方行政长官,都一边大,就算是首相也无法对一个村长发号施令,最多只能在分配还付税时做点手脚,使用经济手段来压村长就范。归根到底决定村长在位与否并不是首相而是选民,只要在法律上找不出村长的毛病,就只能对那位村长听之任之。更不要说石原慎太郎还是全国纳税最大户的东京都的知事,而远非一个小村长。还有现在的民主党以及野田内阁内心是支持石原慎太郎计划的。 可以想象,一旦石原慎太郎的阴谋成功,钓鱼岛将会成为日本右翼挑衅和刺激中国的有力工具和极好场所,而且这种挑衅次数将会相当频繁,其力度和规模也会越来越大。而中国绝不会对这种挑衅听之任之,东海离中日双方都曾经希望成为的“和平之海”则会越来越远。



上一篇:
下一篇: